聚焦三农

洪泽湖水质污染来源之争:苏皖“各执一词”


  安徽通报,此次事件是超百年一遇特大暴雨自然洪灾导致;苏皖两省在污染源头、监测数据等问题仍存争议

  9月6日晚间,安徽省环保厅公布了“洪泽湖黑水污染”一事的初步调查结果,此次事件是“摩羯”“温比亚”台风影响下,皖苏豫区域出现超百年一遇特大暴雨自然洪灾导致。江苏省环保厅8月30日在其官方微博“江苏环保”也通报,苏皖双方已经达成共识,“一致认为本次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溧河洼片区水质异常、临淮镇胜利村等地鱼蟹大量死亡事件,初步判断原因是由于上游泄洪夹带污水造成”。

  8月25日早晨5点,胜利村村民段广玉发现,家门口的湖水变成了黑色,泛起白色泡沫,湖面上漂浮着死鱼,密密麻麻。

  对此事件,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,江苏、安徽两省环保部门均认可污水是经过新濉河、新汴河排向洪泽湖。但对于污水来源——是源自安徽省境内的污染,还是源自江苏省境内新濉河的支流奎河污染,双方各执一词,两省有关奎河水质数据的表述也并不一致。

  除此之外,江苏、安徽两省环保部门对此次污染事件中,上游开闸放水是否要提前告知下游也并未达成一致,连带的渔民赔偿问题也存在争议。为此,江苏省环保厅多次申请生态环境部参与协调此次污染事件,尚未得到答复。

  洪泽湖污染事件引发的跨省河流污染责任如何划分、上下游之间的沟通协调机制如何建立、赔偿责任如何认定,目前均无定论,专家建议,要真正解决此类跨境污染问题,上下游应建立水资源保护奖惩机制。

  是否含有工业废水

  江苏省泗洪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树龙告诉新京报记者,8月26日,该局对胜利村湖面和位于苏皖省界的新汴河顺河闸、新濉河团结闸进行取水检测,水质均为劣五类。

  根据《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》,依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基本项目标准值分为五类,四类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,五类水主要适用于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,五类以下水质恶劣,已不在标准之内。

  泗洪县环保局检测结果显示,主要的不合格指标为溶解氧和高锰酸盐指数。高锰酸盐指数是衡量水中耗氧物质的数量,高锰酸盐越多,耗氧物质就越多,水中溶解氧就越少,最终导致水中的鱼蟹无法生存。

洪泽湖水质污染来源之争:苏皖“各执一词”

  9月6日,新汴河与沱河的交汇处。前面水闸常年关闭,沱河水流入新汴河。记者 陈景收 摄

  泗洪县水产局副局长王永还告诉新京报记者,根据江苏省渔业技术推广中心病害测报室专家取样螃蟹、鲤鱼等初步断定,造成此次鱼蟹大量死亡,可能还因为污水包含工业废水。

  江苏省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副主任唐征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不排除污水中包含企业偷排的工业废水,不过,并未监测出相关特征指标,“我们28日对胜利村水质进行109项指标检测,发现主要还是溶解氧低的问题,并未检测出重金属等指标。”

  然而,9月6日晚间安徽省环保厅发布的官方通报否认了工业废水一说。通报称:“新汴河宿州市境内没有工业企业入河排污口以及城市生活污水排入。”

  安徽省宿州市水利局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王兴奎表示,宿州境内生活污水主要是通过穿过新汴河河底的三个地下涵洞排放,除了一小部分的小河流、水沟之外,基本不排入新汴河,“新汴河位置较高,污水很难排进去。因此,也不能断定,新汴河污水就来自宿州。”

  至于新濉河,安徽省环保厅通报同样否认辖区内存在工业污染源。通报称,“经排查,新濉河流域宿州市境内工业污染源只有埇桥经济开发区,园区建有完善的污水集中处理设施。经排查,埇桥经济开发区污水处理厂运行正常,出水无超标现象,无工业污染源违法排放废水行为。”

  污水来源之争

  地图显示,洪泽湖的上游是位于泗洪境内的溧河洼,再往上分为新濉河和新汴河,这两条河一直延伸到安徽省宿州市泗县、灵璧县等地。

  污染事件发生后,8月26日下午,江苏胜利村村民自行开车向上游追溯到80多公里处、江苏与安徽交界的新濉河草庙闸,“那边的水也是又黑又臭,味道跟我们这边一样”,刘兵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时村民就确定了,污水是从安徽流下来的。

  8月28日,村民又和泗洪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一起追溯到上游100多公里处、位于安徽省境内的新汴河的方河闸,发现同样的污染情况。

  安徽省环保厅9月6日通报也认为,洪泽湖事发区域的污水主要来自新濉河和新汴河。

  不过,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,目前苏皖双方对于污水来源于哪一省份仍存在争议。